Imsm top

扬·弗美尔与荷兰黄金时代画家作品展

排队时间  0分钟
5去过37想去

时间2017年10月22日 - 2018年1月21日
10:00 - 17:00 周日 11:00-18:00
展馆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地址6th and Constitution Avenue NW, Washington, DC 20565
费用Free

本次展览将展出1650年至1675年荷兰黄金时代画家的画作,包括10幅扬·弗美尔(Johannes Vermeer)的油画以及其他荷兰画家的画作共65幅,集中展现荷兰黄金时代画家在「完成家庭生活主题画作」时的绘画技艺。

扬·弗美尔是17世纪的荷兰画家,被认为是荷兰黄金时代最伟大的画家之一,擅长精细地描绘一个特定空间,表现物体本身的光影效果、人物的真实感与质感。在本次展出的10幅油画中,包括巴黎卢浮宫收藏的《织花边的少女》(The Lacemaker)在内的多幅作品是第一次在美国展出。

其他展品的创作者是杰拉德·特·博尔奇(gerard ter borch)、格里特·德奥(Gerrit Dou)、彼得·德·霍赫(Pieter de Hooch)、加布里尔·梅曲(Gabriel Metsu)、弗朗斯·凡·米里斯(Frans van Mieris)、卡斯帕·内切尔(Caspar Netscher)以及扬·斯特恩(Jan Steen)。

部分展出作品

《持天平的女人》(Woman Holding a Balance),扬·弗美尔,1664年



《织花边的少女》(The Lacemaker),扬·弗美尔,1671年


© iDaily Medi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使用。

2张照片
2条评论
m1xin123
人名应该注重常识和共识,维米尔已经是一个概念了,我不认识弗美尔。
monosuger
才不管是不是镜花缘 比起弗美尔,更喜欢喊他维米尔。 伦勃朗、维米尔、哈维斯?要说我最喜欢谁?之前有篇文章里已经有所涉及。作为对光影着实迷恋的感官动物,肯定是伦勃朗这个光影大师那戏剧性的布景让人让人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啊。不过之前就一直心痒痒的想找个机会谈一谈与伦勃朗同为低地之国尼德兰黄金时代最伟大的画家之一,并拥有堪比少女版蒙娜丽莎《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名作的人怎么能不开个篇幅单独讲讲? 之前在谈伦勃朗的时候已经详细描述过黄金时期荷兰这个迷之国度,这里我们就撇开时代背景单纯的说一说维米尔以及维米尔的艺术。相比于伦勃朗戏剧化的光影,维米尔这个神秘光影达人所描摹的光线极为细腻自然。说他神秘是因为他作画的方式方法太非比寻常了。没有人看过或记录过他作画的过程,包括他自己,他对光影极为敏锐细致的表达在之前和之后都无人能及。也正因为这个原因,维米尔被认为是一个极有可能最先发现并实践了摄影技术的光影达人。 国外专家有过专门的研究,探索维米尔的神奇的作画方式,结合当时凸透镜的制作技艺,他们推测维米尔完全有可能进行此类操作。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下,终于推演出一套维米尔利用透镜原理进行作画的方法,那是类似于中学物理我们非常熟悉的凸透镜成像原理的成像方法,利用这种方法,维米尔只需在成像的部位填充上相映的色彩就好了。也正是因为这样,维米尔才能描绘出自然光线下物体光影渐变自然而细腻的细节变化。还有一个有力的证据是维米尔大部分画作的选景都是他画室靠窗的一隅,那里有充足的自然光,而他那套庞杂的绘画机器则正好对着那个角度。 如果这种推测成立,维米尔简直就是个优秀的场景布置师,在他画室那一亩三分地里,换着不同的场景,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经典的“画剧”。实验团队利用相似的方法,相似的空间,让一个从未有过绘画基础的人用维米尔的方式作画,结果很令人满意,一幅较为成熟的《维金纳琴旁的女士和绅士》被成功复制,虽然比不上维米尔的纯熟,但看起来确实不像是一个新手能完成的作品。 我们现在细细看一看维米尔的那一系列伟大的作品。他们的尺寸都不大,但诸如《倒牛奶的女俑》里背景墙上细细裂开的纹路,墙上钉钉子留下的细小凹槽,以及钉子在窗外光线照射下渐变的阴影;《维金纳琴旁的女士与绅士》里墙上薄薄的一层灰,大理石地板砖多变的纹理及细细的磨损,钢琴上精致的花纹,这些都在提醒着我们维米尔的不简单。这是一种自然不做作。 不过让人费解的是,维米尔诸如《小街》之类的风景画对光线以及建筑物的细节同样让人叹为观止。难道维米尔会把笨重的器材搬出画室?这显然太过招摇,这么难得一见的场面不可能不引起莫名吃瓜群众的围观。当然,也许在配合器材演出的过程中维米尔潜移默化的便养成了细致入微的作画方式也不是不可以。但这些都是推测罢了。我倒是相信维米尔是以卓绝的肉眼凡胎看到了以往被人们忽视掉的诸多细节。而这些细腻与精致就是大师维米尔留给我们的品格。 看过了种种维米尔,大多数的我们最爱的恐怕还是他《带珍珠耳环的少女》吧。有同名电影里借着这幅名画,导演彼得·韦伯把画家刻画成了一份爱而不得的悲情眷恋,斯嘉丽的动人演出更是与名画相映成趣。黑暗深邃的背景借鉴于前辈大师达芬奇的创造。黄蓝相配仿佛温柔的夜与温暖的光,明亮的双眸,粉嫩的嘴唇,晶莹的珍珠。淡漠而微带笑意的面孔下一股东方的神秘与西方的时尚经久不散。 以上
展馆里的其他展览
附近的展览
附近的展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