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sm top

妙造自然:于非闇绘画作品展

排队时间  3分钟
20记录21想去

时间2017年12月30日 - 2018年3月4日
9:00 - 17:00 周一闭馆(节假日除外)
展馆苏州博物馆
地址苏州平江区东北街204号
展厅现代艺术展厅
费用Free

本次展览将展出北京画院收藏的多幅于非闇绘画作品,包括《梅鹊图》、《腊梅山禽》、《画众生黑》、《双飞喜鹊》、《御鹰图》、《丹柿图》、《牡丹双鸽》,呈现「于派」工笔花鸟画新风。

于非闇1889年出生于北京,是中国近代工笔花鸟画家。他自幼接受中国传统教育,北京师范学校毕业以后从事教育工作,还为多家报刊撰稿和担任美编。他在业余时间饲养昆虫研制颜料的生活经历对之后的艺术创作具有重要影响。

于非闇从46岁开始正式转向工笔花鸟画的创作,从明末的陈洪绶入手,上溯至五代、宋元诸家,对宋徽宗的艺术颇有研究。他重拾古人的写生传统,注重体察万物情态,还从民间艺术和缂丝工艺中汲取养分,形成独特的「于派」花鸟画风格。

此外,他的书法创作早年从晋唐楷帖入手,继而追溯秦汉篆隶,中年以后学习唐代书法家虞世南、褚遂良,晚年研习宋徽宗的「瘦金体」

部分展出作品

左侧:《腊梅山禽》;右侧:《梅鹊图》



《画众生黑》



《丹柿图》



《牡丹双鸽》


© iDaily Medi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使用。

53张照片
4条评论
色彩太好看了 既有水墨画的形韵美又有了西方色彩的饱和
monosuger
🚜乌克兰拖拉机简史 有些事情在外人看来可能挺无聊的,而从事的人却沉浸其中,无比快乐。例如终其一生写一部鲜有人翻阅的《乌克兰拖拉机简史》。可作为小说的《乌克兰拖拉机简史》却有着出人意料的惊喜与诱惑让人忍不住一直读下去。于非闇就像是前面那一部外人看来乏味,自己写来沉醉的拖拉机简史,而作为这部先生耗费一生描摹的“拖拉机”却有着小说一样让人惊艳的世界。 如果要说出它们的不同,那就是现实生活中作为研究专著的《乌克兰拖拉机简史》确实无人问津,而于非闇的画却让人趋之若鹜。因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能够让奇迹再现的人也成了奇迹一般让人顶礼膜拜。我有时候就在思索:能让奇迹再现的人是否值得人们崇拜?因为有时候我对他们是比较鄙夷的,因为他们完全就是在模仿,把别人的路再走一遍,靠成为崇拜者而收获自己的一群崇拜者是极没有颜面的事情。于史无意,对于自己独特的一生也没有什么意义,有时甚至是虚度光阴。可是又有一些时候,当那些遥远的奇迹久远到模糊不清甚至于消失的时候,当这样的模仿者让我们重新窥见奇迹的时候,我又会觉得他们是伟大的! 于非闇先生没有自己个性较为鲜明的风格。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他画了一幅《喜鹊柳枝图》,很抱歉,这还是宋徽宗的旧题材,而技法与神韵还是与徽宗差距不小。在这画的提拔中,他自言:“从五代两宋到陈老莲是我学习传统的第一阶段,专学赵佶是第二阶段,自后就我栽花养鸟一些知识从事写生,兼汲取民间画法,但文人画之经营位置亦未尝忽视。如此用功直到今天,深深体会到生活是创作的源泉,浓妆艳抹、淡妆素服以及一切表现技巧均以此出也。”可惜研究学习赵佶学的太长太长,以致留给自我发挥的时间太短太短。连书法也是,只是赵佶的瘦金体更飘逸刚劲,而于先生的绵柔圆润些。 于非闇先生临摹赵佶的作品太多太多,好多作品若放在一起展览,普通人一看都高下立判。当然这份高下肯定不似乾隆临摹的赵孟頫和赵孟頫真迹摆一起那般戏剧化。但也相去不远了,因为于先生要PK的可是中国历史上最文艺的君王哎!就连让后世文人膜拜的赵孟頫都是他们那一家子的。 赵佶是画坛的多面手,尤其擅长工笔花鸟人物。其中他画的鹰名气最大!甚至都成了一句约定俗成的顺口溜曰: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好画(话)!大多数人公认的赵佶有两幅《御鹰图》传世。一幅是太湖石上的白鹰:回眸凝视的白鹰立在湖石上,石后水仙、牡丹簇拥,鹰身后一树红牡丹开的艳丽。画上还有蔡京与柯九思的长跋。另一幅是架上白鹰🦅:一只御鹰双脚立于横杆上,目光炯炯,英气逼人,上面同样有蔡京的长跋。前一幅御鹰图真迹现在还能在博物馆看到。而后一幅据说现已佚失。好在1957谢稚柳先生编印《唐五代宋元名迹》里刊印过这幅画的珂罗版黑白照片。而见过该画真迹的金城、于非闇、马晋都对画做过临摹。黑白照片效果不太好,但鹰的神态呼之欲出。于非闇先生的摹本又为我们补足了细节与空间感。 赵佶的鹰太出名了,以致后世的假冒伪劣仿品层出不穷。如果你有幸在拍卖场遇到,请不要讶异,更无需欢喜,因为这相逢很有可能不会互放光芒,还极有可能藏着深深的套路让你陷落。如果实在喜欢就看看价格,然后再看看眼前的鹰与于非闇先生相差几何?更不要提什么宋徽宗了。 于非闇先生用色大胆讲求“艳”而不俗🍎。他的工笔与张大千有一拼。只是张大千去了敦煌“深追晋唐”在海量的熏陶中用笔用色都沾了些魏晋风度与大唐气象。而于非闇虽然较普通人多看了一些宋徽宗的字画,但赵佶的画留下来的毕竟太少,十分的神韵气度能学成六七分已经很了不起了。还有一点是张大千高寿而有足够的时间熬出泼彩,于非闇先生七十岁就走了,也许对于普通人而言人生七十古来稀,可是对于中国的艺术创作而言,一个艺术家的七十岁才刚刚是少年。 所以这部中国绘画的拖拉机🚜简史好不好看,伟不伟大就看你怎么看了。 另有两张照片来自织田信长。大家可以粉他哈哈哈! 以上
anfeicui
虽没有赵佶的贵气,但自有一种明艳动人的魅力
展馆里的其他展览
附近的展览
附近的展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