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sm top

勃鲁盖尔《通天塔》 — 荷兰范伯宁恩美术馆展

排队时间  7分钟
54记录185想去

时间2017年4月18日 - 7月2日
9:30 - 17:30 周五延长至20:00
提前半小时停止入馆、周一闭馆(5月1日除外)
展馆东京都美术馆
地址東京都台東区上野公園8-36(靠近上野车站)
展厅企画棟 企画展示室
费用全票:1600日元 大学生:1300日元 高中生:800日元 中学生以下免费

16世纪荷兰尼德兰画派的巨匠——老彼得·勃鲁盖尔(Pieter Bruegel the Elder),现存油画真迹全世界仅40幅,本展展出其中最为知名的代表作《通天塔》(The Tower of Babel),同时展出的还有勃鲁盖尔深受影响的耶罗尼米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的2幅重要作品:《小贩》(The Pedlar)《背负基督的圣克里斯多福》(St Christopher Carrying the Christ Child)

绘画、雕刻等共计约90件展品来自荷兰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除了勃鲁盖尔博思,还有16世纪同时期画家的作品,呈现当时荷兰尼德兰画派的精华。

荷兰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鹿特丹



耶罗尼米斯·博斯,1450年生于荷兰,在继承尼德兰画派写实传统的同时,擅长以极其丰富的想象力和细腻的手法描写地狱、怪物等传说中的场景,充满个性的艺术风格自问世以来深受关注。

Portrait of Hieronymus Bosch,1572年,Dominicus Lampsonius



The Pedlar,1500年左右,Hieronymus Bosch



St Christopher Carrying the Christ Child,1500年左右,Hieronymus Bosch



老彼得·勃鲁盖尔,1525年(一说1530年)生于布拉班特公国,是一位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者,作品多取材圣经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因在朴素的画风中巧妙包含了讽刺与道德训诫广为人知。

Portrait of Pieter Bruegel the Elder,1600年



《通天塔》取材于《圣经》中的故事,勃鲁盖尔以此为题共创作过2幅油画,本次展出的是较晚的第二幅,比第一幅更加成熟,不仅被认为反映了勃鲁盖尔的最高水准,还因气势之宏大、细节之完善,远远超出在他之前的所有同题材作品。

The Tower of Babel,1568年,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勃鲁盖尔以前的《通天塔》示例:The Tower of Babel,from The Bedford book of hours,French,1410年至1430年



另外,博思因怪诞滑稽的怪物绘画知名,而本展以勃鲁盖尔的版画作品为中心,呈现后世画家模仿博思创作的各种古怪有趣的怪物形象。

Big Fish Eat Little Fish,1556年,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Last Judgment,1558年,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The Witch of Malleghem,1559年,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The Battle about Money,1570年后,Pieter van der Heyden

© iDaily Medi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使用。

67张照片
18条评论
shuangque
2017.4.25 学术性策展的魅力
stephanie413
布展很用心,展厅内灯光较暗,反倒突出了展品。 动线设置很合理。 国内很少有这个规模的展览。 十四到十六世纪的作品,装裱起来看起来小小的,细节处的处理和细腻和色彩的运用让人为之心醉。好多幅圣母圣子图和报喜图,看得到宗教对绘画的影响。 无奈不懂日文,英文标注不是十分充分,假装日本人在队列里慢慢移动,很多内容的标注都是靠猜的,巴别塔难得一见,周围被围的的水泄不通。展馆内不可拍照,版画部分因为身体不适匆匆一瞥,入场票价也很便宜,美术馆里还有外国人可免费参观的公众展览,上野公园为东京之旅不少添彩。
echo
展览用掉了东京都美术馆三层的空间,但展品其实没有那么多,第三层基本专门贡献给《通天塔》一幅画,前面两层都是铺垫,介绍当时荷兰一带的绘画历史和流派,中间小高潮是博思的两幅画。除了版画还有教堂雕塑,不少作品作者不明,市井味很重,还有就是私密性强。那些小市民挂在家里墙上正好尺寸的宗教画,对于看多了面向权贵富人的意大利文艺复兴大师手笔的人(我)来说,是认识欧洲绘画另一侧面的好机会。毕竟,如果单从绘画技巧的角度来看,这些作品在意大利文艺复兴面前连拿出来陪衬的价值都没有,即使是博思(《通天塔》可以算作例外,不过本来勃鲁盖尔就是参考了意大利古罗马竞技场遗迹才想出的这幅画)。但这也反过来证明了那时候的荷兰绘画是在工商业发展带来的世俗意识上升中成长起来的,而它们的趣味就在里面不合传统的奇(神)思(精)怪(病)想,取材于宗教但显然心思不在上帝身上的奇怪宗教画;面对“大鱼吃小鱼”(比喻弱肉强食)这种残酷现实毫不避讳,讽刺和认同的矛盾心理相互叠加的复杂心境,在当时受到欢迎,现在更是被追捧,其中原因如果探讨一下或许很有趣。大概是世界上从不存在没有缘由的爱憎,审美嗜好更是如此吧。
展馆里的其他展览
附近的展览
附近的展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