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sm top

从圆山应举到京都画坛

排队时间  3分钟
5记录37想去

时间2019年8月3日 - 9月29日
10:00 - 17:00 提前半小时停止入馆
周一闭馆(公共节假日除外)
展馆东京艺术大学大学美术馆
地址東京都台東区上野公園12-8
展厅本馆展示室1、2、3、4
费用全票:1500日元 学生票:1000日元 中学生以下免费

江户时代的京都画坛有传统的京狩野派土佐派池大雅与谢芜村文人画、近年引发热潮的伊藤若冲曾我萧白等,每个流派具有自身的独特风格,是一个「群雄割据」的时期。这样的局面因圆山派之鼻祖圆山应举(Maruyama Okyo)的出现为之一变,并对四条派之祖吴春(Goshun)产生影响,二者合称「圆山四条派」,在明治维新以后成为京都画坛的主流

《松下孔雀图》(共十六面中的4面),宽政七年(1795年),圆山应举,兵库县大乘寺藏(东京展限定展品)



圆山应举擅长的写实画无需对绘画题材的解释,其精密的笔法能让鉴赏者只需用眼观看就能获得乐趣,获得了广范围人士的接纳,引得京都画家争相效仿,门人聚集,最终形成了「圆山派」

《写生图卷(乙卷)》(局部),明和八年~安永元年(1771年~1772年),圆山应举,株式会社千总藏(东京展:前期展示、京都展:半期展示)



《写生图卷(甲卷)》(局部),明和八年~安永元年(1771年~1772年),圆山应举,株式会社千总藏(东京展:后期展示、京都展:半期展示)



最早师从与谢芜村吴春在老师逝世后学习圆山应举,在后者的写实画风上增添了与谢芜村文人画的潇洒,因吴春的住地被称为「四条派」

圆山应举吴春为始的圆山四条派门下,涌现了竹内栖凤(Seiho Takeuchi)、菊池芳文(Hobun Kikuchi)、山元春举(Shunkyo Yamamoto)、今尾景年(Keinen Imao)、上村松园(Uemura Shoen)近代京都画坛的领导者,他们活跃在日本的国家展览会,将圆山四条派之名推广到各地,同时致力于学校中的艺术教育,培养新一代的人才。

本展回顾江户时代到二战前的圆山四条派的形成与发展,同时呈现日本美术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京都画坛的一个侧面。

展览在东京京都两地先后举办,东京展分为前期8月3日~9月1日与后期9月3日~9月29日的两段,前后展品会有大规模更换。另外,东京展和京都展都有各自展场限定的特殊展品

《蔷薇蝶狗子图》,宽政后期左右(c.1794年~1799年),长泽芦雪,爱知县美术馆藏(木村定三藏品)(东京展:前期展示、京都展:半期展示)



《猛虎图》(右面),1890年,岸竹堂,株式会社千总藏(东京展:前期展品、京都展:半期展品)



《狗子图》,安永七年(1778年),圆山应举,敦贺市立博物馆藏(东京展:后期展品、京都展:半期展示)



《江口君图》,宽政六年(1794年),圆山应举,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藏(东京展限定展品、前期展品)



《松下孔雀图》(共十六面中的4面),宽政七年(1795年),圆山应举,兵库县大乘寺藏(京都展限定展品)



《郭子仪图》(共十六面中的4面),圆山应举,兵库县大乘寺藏(京都展限定展品)





《牡丹孔雀图》,明和八年(1771年),圆山应举,京都相国寺藏(京都展限定展品、半期展品)



《小雨降吉野》(左面),大正三年(1914年),菊池芳文,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藏(京都展限定展品)

© iDaily Medi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使用。

9张照片
3条评论
本阿彌宗琳
展品丰富且详实 人也不多 大概都跑去隔壁的国立西洋美术馆 圆山应举大概是我除了伊藤若冲和之外最喜欢的日本画家之一 这个展很好的拓展了日本画关于这方面的知识积累 了解到应举对后世的画坛影响竟深远至此 而且还展出了不少与谢芜村长泽芦雪 吴春 岸驹 上村松园等大师的作品 各有特点 芜村风趣 芦雪温柔 松园优雅 若对日本画有兴趣的话 值得细看
Ysro
❤️
sirrobin
比如江戸的画和昭和时代的画混合展示等等,展示的主题不明亮,觉得不值得面票和排队。但竹内栖凤的雨霽是很厉害。附近有黑田纪念馆,我喜欢(而且免费),但现在的展示的画是都没有意义。
附近的展览
附近的展馆
© 2015 - 2019 iMuse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