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sm top

美国艺术家 Bruce Nauman 作品展

排队时间  0分钟
12记录37想去

时间2018年10月21日 - 2019年2月25日
10:30 - 17:30 周五延长至20:00 12月25日闭馆
MoMA 主馆展区展期持续至2月18日
展馆现代艺术博物馆
地址11 West 53 Street New York, NY 10019
展厅主馆6层展厅 & MoMA PS1
费用Free(需入馆门票)

展览同时在现代艺术博物馆和 MoMA PS1 进行,主馆展期持续到2月18日,MoMA PS1 持续到2月25日。

本次展览将展出美国艺术家 Bruce Nauman 的绘画、摄影、雕塑、电影、装置等作品,全面回顾他1960年代迄今的职业生涯成就,这是近20年来美国第一次举办 Bruce Nauman 的综合展览。

Bruce Nauman 出生于1941年,1960年进入威斯康辛大学攻读数学和物理学,毕业后前往加州大学学习艺术。Bruce Nauman 的艺术实践领域十分广泛,除了传统的绘画、版画、雕塑外,他还涉猎摄影、装置、视频甚至表演等领域。

本次展览的主题是「消失的行为」,这也是 Nauman 在艺术实践中遵循的主题之一。他创造碎片化、空心化的作品,对空间进行解构,让参观者耳闻其声而不见其人,努力让「自我」从作品中「消失」。

部分展出作品:

《口中之拳》(Fist in Mouth),1990年



《亨利·摩尔注定失败》(Henry Moore Bound to Fail),1970年



《老鼠的习得性无助》(Learned Helplessness in Rats),1988年


© iDaily Medi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使用。

28张照片
3条评论
Ersi 小毛
很大 整个一层 有的展品还挺有趣 讲 消失?
xxxinxin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和其分馆MoMA PS1联合举办了这次Nauman的回顾展。MoMA用整6楼一整层,PS1用了整栋楼拿来展出作品。165件Nauman 50多年来的作品。规模?完整性?优秀! 首先简单介绍下Bruce Nauman。1941年出生于美国印第安那,目前还在世。他的艺术生涯一直致力于运用各种可以想到的艺术媒介来瓦解消除固化的艺术形式,旧的艺术流派甚至可以上升到人们对于习惯性规则的遵从心理。他的艺术研究实践所涉及到的媒介非常广泛,包括雕塑,摄影,霓虹灯,录像,绘画,版画和表演(要知道,在美国60年代的时候,录像这一全新的技术也才刚刚兴起)他将自己的职业生涯定位于—研究艺术的可能性!他对于新技术系新媒介运用的开放态度使他的艺术一直在挑战同时期大众的审美和批判标准。 再来说说,此次的回顾展的主题—《消失的行为》(Disappearing Acts)。为什么会用这样一个名字?如Nauman的艺术一样,晦涩难懂。 策展人Kathy Halbreich说:“消失是一种行为,一种概念,一种感性的探索,一种魔术般的欺骗、一种工作方法、一种隐喻。”他发现Nauman所有作品里都包含有“消失”的特征。消失的行为是Nauman在艺术实践中遵循的主题之一。他在作品中创造的碎片化,空心化,对空间进行解构等一系列形式,让观者闻其声而不见其人,努力让自我从作品中消失。 接着我们再来介绍他的作品本身。我选取几件代表作,或较为出名的作品来谈谈我的看法和理解。 在我的vlog短片里,2:20–3:01这一段,是Nauman近期对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用对立式平衡的姿态走路》(Walk with Contrapposto, 1968)的重访:《对立式平衡研究1-7》(Contrapposto Studies, I through vii, 2015-16)和《对立式平衡分裂》(Contrappisto Split, 2017) ),厉害的是还有3d版本。这老头真是一辈子都在与时俱进不怕尝试。Contrapposto对立式平衡是在视觉艺术中用来描述雕塑将重心集中在其中一侧的脚上的姿态。以这种姿态雕塑的人物,姿势更自然更具有动感,很好的表现了转换姿态时肌肉的张力和力量,文艺复兴时期被大师们广泛使用。“当代的认同至上主义(identitarianism)让我们把所有白人男性身体都看成是同一种父权制力量的组成部分。”要理解这一系列作品,首先我们要知道影片中的模特是Nauman本人,他自身就是一个白人男性。其次我认为对立式平衡在这里就是完美的象征。当“白人男性”在无法达到那个强制性的完美标准时会变得多么焦虑和滑稽。那Nauman是怎样运用自身,影像,空间这些媒介来表的呢?第一,“模特瑙曼”并不是一个经典的、理想化的男性身体:青年瑙曼太过消瘦,老年瑙曼太过松垮。第二,这种静止的姿态被强行动态了,放进了现实的时间中。在1968年的录像里,“模特瑙曼”在一条狭窄的通道中来回走动,他扭动着臀部,不断想要摆出典型的对立式平衡姿态,却始终不成功,如他早期所有录像带影像一样不停重复一个动作,持续60分钟。在《对立式平衡研究1-7》中,Nauman将这种滑稽感上升到了让人感到更焦虑压抑的情绪上。观众直面的是壁画大小的图像,图像里一具上了年纪的身体被水平分割——要么在肚子处一分为二,要么切成七份——分离的图像被放进切分平均的网格,男性的解剖形态被拆解得七零八碎,而且完全没有顾及经典的黄金分割比例。在《对立式平衡分裂》中,人物就分裂得更多了,情绪一步一步加强。 Nauman对语言和文字的兴趣一直是贯穿他的职业生涯的。据说是受一些哲学家书籍的影响,这里我不试图去研究他用闪烁的霓虹灯所创造出来的排列组合与文字游戏。大家在Vlog中能看到一些作品,如果感兴趣可以在网上搜一搜。6:27”是他很出名的作品《生死百态》霓虹灯管装置。一百个生与死水平排列的句子像广告牌一样不断重复着亮了又灭的过程,“活着,死去;活着,活着;唱着,死去;唱着,活着…(Live and die, live and live, sing and die, sing and live…)” 这些句子不断地重复着,希望与绝望的冲突在霓虹灯的光线下显得势均力敌。媒介与形式的运用,深意自我体会。 要说他的所有作品,我最喜欢的还是他的声音装置。如在PS1那一部分,“Get Out of My Mind;Get Out of This Room”。整个昏暗的小房间充斥着这句有些丧的话语。声音扭曲,时而低成时而高亢。Nauman说过:“声音具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即时性和侵入性。”(There is an immediacy and an instrusiveness about sound that you cant’t avoid.) “瑙曼有意识地将声音用作他作品和装置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利用乐器或者人声的录音,他探索了音调,声音和节奏对空间环境的作用以及对人们生理和心理敏感性的影响。这种声音有时含蓄、有所保留,有时则会引起不安和刺激,在瑙曼的作品中形成了一个重要的连续体。” MoMA展区的最后一个作品,是Nauman于2009年创作的一件声音雕塑《Days》。逛了两天,结果逛到最后才遇到自己喜欢的作品,也是不容易🧐也算是看他作品看得我心力交瘁的一个安慰!这上面不能放视频,感兴趣可以去在艺app上关注我,看我视频。搜索账号22630282即可。
布丁
哭我真的看不懂当代艺术 哪个小伙伴能带我一块去扫扫盲
展馆里的其他展览
附近的展览
附近的展馆
© 2015 - 2021 iMuse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