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sm top

王者归来:中国古代青铜器巡礼

排队时间  3分钟
32记录46想去

时间2021年12月30日 - 2022年7月3日
9:00 - 17:00 提前1小时停止入馆
周一闭馆(遇节假日顺延)
1月31日至2月1日闭馆
展馆湖南博物院
地址长沙市开福区东风路50号
展厅一楼特展一厅
费用全票:50元(需预约)

本次展览共展出逾280件(套)青铜器,从「王的时代」「国之大事」「庙堂之下」「古典余辉」四部分着手,诠释青铜在王政、国事、贵族生活及文化传承中不可或缺的地位,凸显青铜器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意义。

中国青铜时代跨越夏、商、周三代,从祭祀祖先神灵到构建礼乐制度、区别尊卑贵贱,再到以青铜兵器强力维持秩序,这一时期青铜器在社会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见证了中华文明之初的秩序大构建。此外,青铜器体庄重古雅,器形千姿百态,纹饰奇谲瑰丽,具有高度的艺术价值。

自汉至唐,青铜器延展了日用功能,铸造工艺继续向前发展,广泛运用镶嵌工艺大小焊等新技术,并紧随民族大融合的时代思潮,发展出新特征。宋元明清都曾再现「三代」的礼乐制度,朝廷大量铸造仿古铜器,完备祭祀制度,又结合「胆铜法」炼铜、珐琅等新工艺铸造轻巧美观的新型青铜器,推动青铜器发展到一个新高度。

部分展出作品

青铜斝,商代晚期,1976年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斝是古代中国先民用于温酒的酒器,也被用作礼器,商汤王打败夏桀之后,斝被定为御用的酒杯,诸侯则用角。酒器是中国古代最早的礼器之一,所谓「礼以酒成」。



镂空人面纹青铜钺,商代晚期,1965年山东益都苏埠屯出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钺由斧发展而来,在不同场合有不同用途:用于军事活动时,作为兵器象征军事统率权;用于礼仪活动时,也起仪仗的作用。商周时期,青铜钺作为权威和武力的象征,是高级贵族专有的随葬品。这件铜钺形体巨大,两面均透雕着张口怒目的人面形,眉、目、耳、鼻、口均突起,造型严肃而不失生动。



人面纹青铜方鼎,商代晚期,1959年宁乡黄材寨子山出土,湖南省博物馆藏
该鼎整体以云雷纹为地纹,器壁四面装饰高浮雕的人面纹饰;腹内壁铸铭文「大禾」两字,是目前出土商周青铜器中唯一一件以人面纹作为主题装饰的青铜方鼎。鼎历来是国家权力的象征,人面与兽身的结合,体现了王权与神权的结合。其特殊装饰,更体现出古代长江流域文明的独特意识形态与祭祀礼仪风格。



象纹兽面纹青铜铙,商代晚期,1983年宁乡黄材镇月山乡转耳仑出土,长沙市博物馆藏
铙为古代的一种打击乐器,周礼有云:「金铙以止鼓」,以鼓开端、以铙收尾,是祭祀、宴乐、进军中最盛大的礼节。本器高103.5厘米,是目前所见商代铜铙中体量最大的铙,被誉为「铙王」。



三星堆青铜人头像,商代晚期,三星堆遗址二号祭祀坑出土,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
三星堆遗址被称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该遗址的发掘昭示了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同属中华文明的母体,被誉为「长江文明之源」。青铜人头像是三星堆遗址的代表性出土文物,体现了古蜀国人神合一、政教合一的社会形态和群体关系。



「天亡」青铜簋,西周早期,传清道光年间陕西眉县出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天亡」青铜簋与利簋同为西周初期时代最早、最有代表性的青铜器,腹内底部有铭文8行78字,记录了「武王伐纣」的相关事件,具有重要史料价值,2013年被列为禁止出境展览文物。



「许公」青铜簠,春秋中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鹰首形盖青铜提梁壶,战国中期,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彩绘雁鱼青铜釭灯,西汉,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展览海报

© iDaily Medi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使用。

414张照片
10条评论
qingying1211
有些展品没仔细看标,居然能看见,有点怀疑是不是复制品了哈哈哈
mxytover
大饱眼福!
行走的海风
湖南省博物馆绝不会让观众失望,对于携手中国国家博物馆推出的重磅展览“王者归来——中国古代青铜器巡礼”,我们可以有两种不同的解读:从浅层讲它是一场关于青铜器的小型主题通史展,通过时代、器型和功能等几个方面让观众认识青铜器,许多标准器是最好的欣赏素材。而从深层次来说,展览中大量的经典藏品,通过铭文、纹饰、出土和递藏等信息,对商周断代进行了一场系统梳理,当时的宗法和礼乐制度也跃然吉金之上。
展馆里的其他展览
附近的展览
附近的展馆
© 2015 - 2024 iMuse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