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sm top
Jul 10, 2024 | 展览 · 上海

『尚绿之境』祖母绿珠宝编年史:影响人类文明的绿色宝石

探索祖母绿在历史中的发展与演变
撰稿 X Zoey 编辑 X Lancelot / 2024-07-10

「祖母绿」(Emerald)是宝石世界中最为珍稀的品种之一,从古典时代开始即以无可替代的鲜明绿色而受世人崇拜和追求。祖母绿是自然的奇迹,更是财富、工艺与文化的载体,无论是诞生于罗马帝国时代的瑰宝,亦或是创作于二十世纪近现代的珍品,祖母绿珠宝始终承载深厚的象征意涵与艺术价值

2024年5月25日至10月7日,由 Van Cleef & Arpels 梵克雅宝支持创立的 L’ÉCOLE 珠宝艺术中心(上海)举办「尚绿之境:探索祖母绿世界」(Garden of Emeralds, Discover the Gemstones)展览,通过宝石世界精湛工艺珠宝艺术史三个纬度深入揭示祖母绿跨越文明、时代和地域的永恒魅力。在这一场珠宝与艺术的双重盛宴中,我们遴选出标志性博物馆藏品文献档案,邀你一同探索祖母绿在历史中的发展与演变

一、神话传说中的祖母绿

祖母绿是人类认知最古老的宝石品种之一,不同文明的古代传说都曾出现祖母绿的身影。相传距今6000年前,古巴比伦就有人将祖母绿献于女神像前。在迦勒底王国(新巴比伦王国)妇女们特别喜欢佩戴祖母绿饰品。

古埃及人被认为在公元前1500年就开采过祖母绿,并将其用作珠宝。据传「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Cleopatra)最钟爱的宝石就是祖母绿,并且以她的命字命名祖母绿矿山


这幅插图出自法国博物学家 Frederic Cailliaud 的1817年探险报告,描绘埃及 Wade Sikait 附近的古老祖母绿采矿区,古罗马人将其称为「Mons Smaragdus」(祖母绿山)。

二、古希腊与古罗马时期:绿色的宝石

希腊化时期:公元前330年-公元前30年

如今人们很难确认古代传说中提到的祖母绿是否等同科学意义上的祖母绿,或只是泛指绿色宝石,也很难断言这类宝石是何时被发现,又是何时开始被用作装饰,但是从古代文字和文献中依然可以找到祖母绿的早期线索

古希腊是可追溯的最早使用「祖母绿」名词的时代。英文中的「emerald」(祖母绿)一词便源自希腊语词汇「smaragdos」,意思是「绿色的石头」

根据文献研究,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作家希罗多德(Herodotus)曾生动地记叙萨摩斯暴君波利克拉底(Polycrates)的祖母绿印章,这是西方世界使用祖母绿的最早记载之一。在考古学方面,历史上最早的祖母绿镶嵌珠宝出现于希腊化时期(公元前330年-前30年),例如这枚现藏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祖母绿黄金戒指,通过金片包镶方式固定一颗色泽鲜艳但有裂隙的弧面祖母绿主石,黄金衬托出祖母绿半透明质感的鲜绿色,经过数千年依然生动迷人。


凸圆形切工祖母绿黄金戒指,希腊化时期(约公元前330年-公元前300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古罗马帝国时期:公元前27年-公元476年

没有哪种颜色比祖母绿的色彩更赏心悦目。植物与枝叶的绿意固然令人愉悦,但祖母绿更让人心醉神秘,因为它有着世间最瑰丽的翠色。只有这种宝石令人百看不厌。」——古罗马作家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博物志》第37卷16章1-2节。

祖母绿珠宝自公元1世纪起风靡罗马,因为绿色尼禄皇帝(执政期公元54年-公元68年)最钟爱的颜色。尼禄将祖母绿融入其新的皇权形象体系,与太阳的象征联系在一起,这也深远影响了此后欧洲对祖母绿的认识,称其为「至高无上的绿宝石」

罗马时期的工匠偶尔会对祖母绿进行打磨,大部分时候会保留天然原石形态并纵向穿孔用金丝串成项链、手链、戒指或耳环。这一祖母绿珠宝形式在尼禄统治时期盛行一时。庞贝附近的奥普隆蒂斯遗址(Oplontis)曾出土过这类饰品,包括一条镶嵌19颗祖母绿原石的项链,这些祖母绿均纵向穿孔,交错镶嵌着橄榄形金珠。

祖母绿珠宝风潮席卷了整个罗马化地区,从地中海盆地和布列塔尼亚(英格兰)传播至里海,并流传至拜占庭地区,在拜占庭帝国早期的几百年间都非常流行。法国里昂的高卢罗马博物馆至今仍珍藏着这股时尚浪潮下诞生的瑰宝,譬如拉扎里斯特宝藏(Lazaristes Hoard)发掘现场出土的祖母绿原石耳环,历史可追溯至2世纪末;另一件出土自里昂维斯地区的祖母绿项链,由9颗穿孔祖母绿和黄金赫拉克勒斯之结交织而成,历史可追溯至3世纪


耳环,拉扎里斯特宝藏,2世纪晚期,黄金、石榴石、珍珠和祖母绿,富维耶高卢罗马博物馆藏


颈饰,瓦伊塞宝藏,3世纪,黄金、祖母绿,富维耶高卢罗马博物馆藏

三、中世纪与中国元明朝:稀缺与贸易

中世纪:公元476年-公元1453年

中世纪的欧洲人习惯通过类比来认识世界,欧洲人眼中的祖母绿颜色如同充满盎然生机的草木,祖母绿被笃信是一种治疗力量很强的宝石,具有解毒退热的功效,并且可以消除眼睛的疲劳

在中世纪及文艺复兴时期,绿色也代表着春天,尤其象征青春、爱情以及充满希望的萌芽之爱。出于这一原因,祖母绿被视为订婚与婚礼珠宝的理想选择——例如一枚极为罕见的15世纪法国吊坠,中央镶嵌一颗弧面祖母绿,四围环绕黄金枝叶,底部垂落「AMOR」(爱)字母挂坠;另一枚凯瑟琳·德·美第奇的祖母绿吊坠,双手相握图案象征良缘永缔,中央镶嵌一颗祖母绿主石,充分彰显祖母绿与爱情的密切联系。


Amor 吊坠,15世纪,黄金、钻石、珍珠和祖母绿,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凯瑟琳·德·美第奇的祖母绿吊坠,(或出自)弗朗索瓦·杜雅尔丹,1571年,法国国家图书馆藏

中国元明朝与丝绸之路:公元1271年-公元1644年

在14世纪及以前,世界上祖母绿的产地主要为埃及奥地利巴基斯坦,祖母绿的流通与利用也主要集中在欧洲和中东地区,在亚欧大陆的另一端难见身影。直到元代,蒙古帝国碾平了亚欧大陆的界碑关卡,原本产于异国的祖母绿由中东珠宝商人引进入中国。元末明初学者陶宗仪《南村辍耕录》中提到这一绿宝石及其根据颜色划分的等级,佐证元代已有祖母绿。

祖母绿作为外来宝石,其中文名称为波斯、阿拉伯语的音译,元代多称为「助木剌」,至明代「祖母绿」开始出现在各类文献里,明初期的笔记《墅谈》便有「祖母绿」条目,此后这一名称沿用至今。

中国最早出土的祖母绿文物可追溯至明代,但数量不多且都出现在皇家陵墓中。其中鲁荒王墓中只在一条镶宝石金带饰中发现了祖母绿。梁庄王墓是反映明代前期祖母绿使用的显著例子,共出土52颗祖母绿,主要出现在纯金制成的带銙中,与红宝石、蓝宝石等宝石共同镶嵌,此外也用于首饰臂饰中。定陵出土饰物反映了明代后期祖母绿的使用,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件万历帝大碌带,共计镶嵌20块祖母绿,每一块都体量较大,价值不菲。


镶宝石金带饰,明代(1368-1644),鲁荒王墓出土,图片:刘俊伟


金镶宝石带銙,明代(1368-1644),梁庄王墓出土,图片:刘俊伟


金累丝镶宝石带銙,明代(1368-1644),梁庄王墓出土,图片:刘俊伟

明代宫廷获取祖母绿的渠道大致有两条,其一是郑和下西洋时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带回,记述明宣德八年(1433)郑和第七次下西洋经过的巩珍《西洋番国志》中提到印度洋的交通枢纽霍尔木兹港:「其处诸番宝物皆有。如红鸦鹘、剌石、祖把碧祖母绿、猫睛石、金刚钻、大颗珍珠。」梁庄王恰好生活在郑和下西洋的时代,其墓中的祖母绿宝石应属于郑和在海外采购的宝石。


云形金累丝镶宝石掩鬓,明代(1368-1644),梁庄王墓出土,图片:刘俊伟

另一条渠道是联通莫卧儿帝国与明朝西北的宝石商路。明代中国允许西域各国每六年派遣72名使臣前来中国朝贡,商人伪装成使臣,以朝贡的名义进入中国。万历年间耶稣会修士鄂本笃(Bento de Goes)曾加入商队,并留有《鄂本笃行记》,根据这份文献,商人带入中国的「贡礼」大多是玉石小钻石紫色石头以及其他各种宝石。对这些宝石,皇帝会大方地付钱,以彰显威严。定陵中的祖母绿可能就源自这一渠道。


万历帝大碌带,明代(1368-1644),定陵出土,图片:明十三陵博物馆

不论是西洋航线还是西北商道,这些可能获取祖母绿的渠道都被官方高度垄断。由于供应稀少,祖母绿在明代中国的实际交易中价格极昂贵。明代陈汝锜所著的《甘露园短书》中记录了万历二十七年(1599)各种宝石的价格,当时祖母绿的价格是红、蓝宝石的50多倍,可见祖母绿在明代中国的特殊身价。在《杜十娘怒沉百宝箱》(《警世通言》)、《醒世恒言》等明代小说中祖母绿也被描述为「世所罕见」的高级奢侈品


金陵兼善堂刊本《杜十娘怒沉百宝箱》插图,1624年,图片:仇泰格(书影印)

四、文艺复兴时期(16世纪):宗教与大航海

基督教世界将祖母绿奉为至宝。据成书于13世纪的《基督教宝石志》所述,祖母绿典雅无瑕、苍翠欲滴,象征着伟大牧首、先知以及使徒矢志不渝、万古长青的永恒信仰,凡佩戴祖母绿之人,只要其品性高洁、为人正直、行为端正,便能获得灵魂救赎。基于这层重要精神内涵,祖母绿被奉为制作祷告珠宝的不二之选。祖母绿也与贞洁以及圣母联系在一起,常用于装饰圣母像

16世纪大航海时代,西班牙人发现南美大陆,这无疑是祖母绿最重大的历史巨变——西班牙人在哥伦比亚发现有史以来最优质、储量最大的祖母绿矿藏,他们用祖母绿宝石来交易贵金属,打开了哥伦比亚祖母绿通向中东中亚和欧洲的贸易之路;另一方面,出于宗教狂热,西班牙人开始消灭拉丁美洲原住民的宗教与文化,传播天主教信仰过去印第安原住民供奉神灵的祖母绿也变为天主教的装饰


基岩上的祖母绿晶体,木佐山谷,东科迪勒拉,哥伦比亚,现藏于巴黎高等矿业学院矿物学博物馆

这件圣母无玷王冠(安第斯王冠)是西班牙人在南美洲发现祖母绿与传教的历史见证——整座王冠共镶嵌450颗祖母绿,其中最大的一颗重达24克拉,据信这些宝石曾由印加皇帝 Atahualpa 所拥有,西班牙殖民者掠取了这批珍贵的宝石,镶嵌在王冠上装点波帕扬大教堂的圣母像


圣母无玷王冠(又名安第斯王冠),约1660年至1770年,哥伦比亚,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值得一提的是,在基督教世界里,祖母绿不仅是象征信仰、贞洁的宝石,还与这一常被视为魔兽的虚构生物有着隐秘关联——龙会守护宝藏龙首中也时常嵌有宝石。两者的结合在艺术作品中经常出现。

这件16世纪晚期可能制作于西班牙的带翼龙形吊坠无疑是典型之作——绿龙振翅而飞,龙爪中擒着一只蜥蜴或蝾螈,龙身嵌入带刻面的凸圆形切工祖母绿,这一时期的祖母绿还在采用保重式的玫瑰切割,你应该亲眼欣赏其巨大立体宝石的瑰宝气息;另一件德累斯顿绿穹珍宝馆收藏的一件17世纪末圣乔治屠龙雕塑上,龙身镶满抛光的弧面切割祖母绿,表达龙作为恶魔的化身被圣徒击败。


文艺复兴时期带翼龙形吊坠,16世纪晚期,哥伦比亚祖母绿、黄金和彩色珐琅,私人藏品,鸣谢 Albion Art Jewellery Institute


圣乔治屠龙,约翰·梅尔基奥·丁林格,1692-1694年,德累斯顿绿穹珍宝馆藏

五、17世纪至19世纪:权力与地位

伊斯兰与莫卧儿王朝:公元1526年-公元1857年

在伊斯兰文化中,绿色始终代表着正面的含义——《古兰经》指出绿色象征植物、春天与天堂花园绿色也是伊斯兰教自身的代表颜色,象征对自然的关注和尊重。正因为绿色所蕴含的神圣意涵,祖母绿被穆斯林王公奉为最贵重的宝石

17至19世纪哥伦比亚出产的所有祖母绿中,尺寸最大、质量最好的祖母绿宝石往往被奥斯曼波斯及莫卧儿王朝的穆斯林王公贵族所收藏。

最大的购买需求来自莫卧儿宫廷,最为美丽非凡的祖母绿雕刻藏品都荟萃于此。莫卧儿王朝起源于中亚和波斯地区的帖木儿帝国(Timurid),1520年代崛起于印度北部,标志着穆斯林在印度的扩张达到顶峰


《沙·贾汗手举祖母绿肖像》,Muhammad Abed,1628-1629年,伦敦维多利亚与艾尔伯特博物馆藏

莫卧儿王朝时期,很多祖母绿宝石上都刻有《古兰经》经文,不仅能够彰显高超技艺,更是一种神圣之举。这种做法在莫卧儿宫廷风靡一时,例如这件重达85.60克拉的莫卧儿王朝祖母绿,以阿拉伯文草书镌刻《古兰经》中的王座经文,现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伊斯兰艺术收藏之一 Al-Sabah 收藏的藏品。


17世纪莫卧儿王朝的祖母绿,阿拉伯文草书镌刻《古兰经》中的王座经文,85.60克拉,科威特 Al-Sabah 收藏

在莫卧儿帝国的推波助澜下,祖母绿宝石雕刻艺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精细程度。除圣书以外,莫卧儿宝石雕刻工匠还从天堂花园中汲取灵感。这件重达36.29克拉祖母绿宝石据推测雕刻于18世纪,花叶图案以对称式构图镌刻在祖母绿的表面,无疑是莫卧儿宝石雕刻艺术罕见且珍贵的见证。


莫卧儿雕刻祖母绿,原波利尼亚克亲王收藏,或18世纪,Faerber 典藏

莫卧儿帝国建立后,穆斯林贵族将波斯文化传入印度,同时吸收印度文化元素为印度-波斯文化奠定基础。在传统的印度教九珍宝中,红宝石往往作为主石居于正中央,象征宇宙的中心太阳。但在印度穆斯林九珍宝中,这一位置则被祖母绿取代,例如这件来自迈索尔蒂普苏丹(Tipu Sultan)宝库中的珠宝,黄金吊坠中央镶嵌着一颗38克拉的祖母绿,周围环绕镶嵌黄宝石、蓝宝石、红宝石和珍珠等8种宝石。


蒂普苏丹九宝,迈索尔(塞林伽巴丹),18世纪晚期,迪拜 Farjam Foundation 收藏

俄罗斯沙皇国:公元1547年-公元1721年

虽然与莫卧儿、波斯及奥斯曼等东方穆斯林王朝的皇室珠宝相比,西方皇室珠宝中的祖母绿逊色不少,但俄国皇室珠宝则是例外。俄国皇室珠宝收藏始于1719年沙皇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二世(Ekaterina II)统治期间迅速扩充,这位女皇对祖母绿情有独钟,并将这种宝石作为重要的政治和外交礼物

这枚叶卡捷琳娜二世肖像凹雕宝石充分体现了祖母绿与权力象征的关联——以整颗祖母绿雕刻女皇的左侧面肖像,她头戴象征荣耀的月桂花冠,发际点缀一排珍珠,雕刻师通过纤毫毕现的技法展现女皇智慧坚韧的气质。这枚祖母绿凹雕宝石是阿列克西斯·奥尔洛夫-切斯门斯基伯爵赠与女皇的贺礼,他的家族曾在1762年帮助女皇夺得大权。


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凹雕祖母绿肖像,18世纪,祖母绿、钻石、黄金、银,私人藏品,鸣谢 Albion Art Jewellery Institute

这组祖母绿珠宝套装则是叶卡捷琳娜二世将祖母绿作为外交礼物的例证。整组套装由一项链和耳环组成,项链以一颗硕大的八边形圆顶式切工祖母绿为主石,并饰以13颗方形祖母绿与15颗水滴形祖母绿;耳环镶嵌2颗立体水滴形切工祖母绿。根据洛锡安侯爵家族的记述,这些华美非凡的哥伦比亚祖母绿是女皇赐与驻俄大使约翰·霍巴特(John Hobart)的外交礼物。


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祖母绿,哥伦比亚祖母绿、钻石、黄金、银,18世纪中期,私人藏品,鸣谢 Albion Art Jewellery Institute

六、20世纪:祖母绿珠宝艺术的新时代

19世纪下半叶,随着世界博览会的举办,公众对世界艺术尤其是伊斯兰艺术展现出空前的好奇与热情。在这股热潮的推动下,鉴赏家们也开始建立自己的伊斯兰艺术品收藏,其中包括以路易·卡地亚(Louis Cartier)、亨利·维维尔(Henri Vever)为代表的法国珠宝商。伊斯兰艺术风格在20世纪初的巴黎掀起一股新风尚,对装饰艺术领域产生了深刻影响。

伊斯兰艺术是卡地亚重要的灵感来源。1910年代,Cartier 第三代继承人 Jacques Cartier 亲自前往印度购买宝石,尤其是雕刻祖母绿。他发现当地的彩色宝石大多被切割为叶片花卉和果实造型,于是将这些独特的宝石带回法国工作坊仔细研究,并在1925年推出镶嵌雕刻宝石的全新风格珠宝作品,这一风格最初被称为「缠枝连叶」或「枝叶」,后于1970年代得名「水果锦囊」(Tutti Frutti),成为卡地亚风格的象征。这件约1935年 Birds and Tree 胸针为这一风格的典型之作,珠宝匠塑造出2只由蓝宝石、红宝石和祖母绿构成的鸟儿,中间簇拥一片树冠造型的雕刻祖母绿,色彩鲜明而灵动。


卡地亚 Birds and Tree 胸针,约1935年,祖母绿、钻石、红宝石、蓝宝石、铂金,私人藏品,鸣谢 Albion Art Jewellery Institute

1920年代起西方珠宝商远赴印度购买宝石的同时,印度大公们也携带着宝石不远万里来到欧洲,委托顶尖珠宝商创作融合西方时尚和传统印度珠宝风格的作品——其中最享有盛誉的是印度巴罗达大公夫人1949年委托 Van Cleef & Arpels 制作的 Hindu 项链,镶嵌的祖母绿宝石来自印度大公的私人收藏,经切磨后呈凸圆形水滴形或圆珠形,搭配钻石和铂金制作成这件充满印度传统风格的作品。


梵克雅宝,Hindu 项链,1949年,铂金、祖母绿和钻石,原为印度巴罗达大公夫人所有,Faerber 典藏

1966年,Van Cleef & Arpels 受邀为伊朗王后法拉赫·巴列维制作即将于加冕礼中佩戴的珠宝,这场仪式在伊朗传统中有着重要历史意义,因为她是自7世纪穆斯林征服波斯以来首位加冕为王后的波斯君主之妻。这幅水粉手绘图中的加冕王冠的宝石均选自伊朗国库珍藏,中央镶嵌一颗瑰丽珍罕的150克拉祖母绿宝石,彰显穆斯林王公贵族的奢华传统。


梵克雅宝「法拉赫·巴列维王后加冕王冠」水粉手绘设计图,1967年,梵克雅宝档案

在20世纪祖母绿珠宝艺术史上,除伊斯兰艺术大放异彩外,Van Cleef & Arpels 1933年获得专利的标志性工艺「隐密式镶嵌工艺」(The Mystery Set)也赋予祖母绿以新的艺术生命。在打造隐密式镶嵌作品时,珠宝匠需要找到颜色相近且高净度的祖母绿宝石,祖母绿的物理特性使这一工艺更具挑战——每颗祖母绿都需要定制切割,腰部下方两侧刻凹槽以插入黄金轨道结构,最终作品完全隐藏贵金属结构,完美呈现祖母绿翠绿迷人的色彩。这枚1967年 Two leaf 胸针「隐密式镶嵌工艺」完美地打造出绿色宝石叶片的灵动感,祖母绿的深邃色彩与钻石的璀璨光辉相映成趣。


Two leaf 胸针,梵克雅宝,1967年,铂金、黄K金、隐密式镶嵌祖母绿、钻石,梵克雅宝典藏

20世纪新的矿藏发现也让祖母绿的未来充满更多可能性——1976年才正式开采的赞比亚祖母绿矿已经成为全球最壮观的祖母绿开采地,这里的露天采矿场年产量超过3000万克拉卡棋穆(Kagem)矿区诞生了让人惊叹的巨大祖母绿原石,例如这颗2010年发现的「巨人歌利亚」祖母绿晶簇,总重达33千克,包括超过100颗接近宝石品质的祖母绿晶体


巨人歌利亚祖母绿晶簇矿标,65 × 35 × 25 厘米,33千克,卡棋穆祖母绿矿,赞比亚 Gemfields

尾声和致谢

我们希望这篇文章能帮助你了解祖母绿的历史文化背景,激发你实际一睹祖母绿珠宝作品的兴趣。我们诚挚地邀请您走进历峰双子别墅,解锁「尚绿之境:探索祖母绿世界」展览,这里荟萃各大博物馆慷慨惠借的琳琅展品,梵克雅宝典藏宝诗龙典藏卡地亚典藏等珠宝世家的珍贵传承之作,以及私人收藏家和机构慷慨借展的精美收藏,包括多件出现在文中的标志性珠宝作品。在展览中,你不仅能领略祖母绿珠宝的历史演变,还能走进祖母绿的内部世界,了解祖母绿从地下矿石到珠宝作品的蜕变过程,全方面享受祖母绿的迷人世界。

展览信息
展览时间:

2024年5月25日至10月7日 星期二至星期日
开放时间:
上午10:30至下午6:30 (特殊日期除外)
免费入场(需通过「LECOLE珠宝艺术中心」小程序预约或扫描下方二维码预约)

© iDaily Medi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使用。

© 2015 - 2024 iMuseum.